您的位置:49彩票集团 > 八卦 > 追问第三届菠萝科学奖:好奇心去哪儿了

追问第三届菠萝科学奖:好奇心去哪儿了

发布时间:2020-03-31 16:23编辑:八卦浏览(77)

    向好奇心致敬:2016菠萝科学奖揭晓

    追问第三届菠萝科学奖:好奇心去哪儿了

    新华网杭州4月10日新媒体专电(记者魏董华 朱涵 韩传号)加薪有助于戒烟?婚礼送份子钱有数学公式?苍蝇为何总在搓手?……9日晚间在杭州颁奖的第五届菠萝科学奖,其风格依旧延续了以往的搞笑和无厘头,但不变的还是科学家“认真的幽默感”以及对好奇心和科学传播过程的关注。

    ■本报记者 冯丽妃

    “好奇心是引领科研的初心”

    有些人为何数学焦虑?如何让一个物体隐身?早撒谎的孩子更聪明?4月12日在杭州举行的第三届菠萝科学奖在与公众分享科技趣味性的同时,也在很多人心中留下了“好奇心去哪儿了”之问。

    第五届菠萝科学奖的颁奖典礼上,一批“脑洞大开”的研究成果引得在场观众笑声不绝,然而在看似“无厘头”的娱乐精神背后,是对科学本质的严肃追求。

    随着社会环境愈加复杂,很多时候好奇心成了各种现实利益面前的牺牲品。

    “虽然‘有趣’成为菠萝科学奖最为重要的评选标准之一,但菠萝科学奖的获奖者都是真正的科学家,入选作品必须在正规杂志或者学术交流会议上发表过。”浙江省科技馆馆长李瑞宏说。菠萝科学奖是由浙江省科技馆与科技媒体果壳网合力打造的科学奖项,目的是让更多公众了解科学,也让科学走入公众。

    “生命力的旺盛离不开好奇心。”科普界“诺奖”——卡林加奖获得者李象益说。尽管如此,出于各种原因,很多时候好奇心在各种利益面前却充当了牺牲品的角色。

    “每个人的童年都有一个疑惑,为何苍蝇总在搓手?”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的胡立德教授通过细致的观察,分析总结出动物“蹭”“掸”“搓手”等清洁身体的8种方式,成为今年菠萝科学奖的“生物医学奖”获得者。

    对此,同济大学教授薛雷深有感触:“现在十大冷门专业中,数理化生物等经典的自然科学和历史、中文等人文科学被一网打尽,这说明这个社会越来越功利,家长越来越功利,导致孩子的好奇心逐渐被社会的功利性所抹杀。”

    “好奇心”是引领胡立德和许多年轻科学家投身科研的“初心”,而一些好奇心被科学的力量放大后能够带来出人意料的结果。例如,知道动物如何洗澡有什么用?胡立德说,他的发现有更广阔的应用前景。研究发现,一些动物依靠自身细微的毛发来保持清洁,“如果宇宙空间站里的太阳能板有一层毛,就可以起到防尘的作用。”胡立德说。

    是坚守好奇,抛弃俗世功利,还是为了利益抛却好奇的自由灵魂?这是一个需要权衡的问题。

    “科学的道路是非常困难和辛苦的,因此好奇心和有趣就显得非常重要。”连续两年担任菠萝科学奖颁奖嘉宾的200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乔治·斯穆特说。

    很长时间来,普通人印象中的科学研究是既神秘又严肃的;传统的科研评价体系,也侧重于发表的论文数,或是产生的经济效益,这些都忽略了人们的好奇心对科学研究的重要意义,也由此拉大了科研和普通人的距离。

    “嬉笑怒骂”也是科普

    在隆重的场合,汗湿衣装往往被认为是很尴尬的事儿,但出汗确是人体必要的生理功能。我国科学家研究发现,东亚人更爱出汗。

    2016菠萝科学奖“菠萝U奖”表彰了一项对科学传播作出巨大贡献的事件——“柯洁叫战阿法狗”。现世界围棋第一人柯洁公开在网络上叫战人工智能“阿尔法围棋”,引发了广大网友对人工智能的密切关注,关于“人机大战”的讨论借助互联网呈几何倍迅速扩散。

    “大约在三万年前的中国中部,出现了一个基因变异EDAR370A,导致汗腺密度高了15%。大部分东亚人都携带了这个变异的基因。”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计算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汪思佳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

    本文由49彩票集团发布于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追问第三届菠萝科学奖:好奇心去哪儿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