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49彩票集团 > 八卦 > 孤独的永动机住在月亮上

孤独的永动机住在月亮上

发布时间:2019-11-03 20:28编辑:八卦浏览(112)

    图片 1

    这些年我一直都不能摆脱黑桃。黑桃的好多习惯我还都保留着,譬如早晨起来空腹喝一杯水,黑桃只在傍晚跑步,你知道,傍晚的氧气是最足的,黑桃说,晨跑的都是傻瓜。

    文/王志刚

    事实上,黑桃的身体并没有她自己想象的那么好。她特别瘦,身体略微佝偻呈小括号形,我很少见到她抬头走路,路上有人跟她打招呼,别人只能在她的头发缝里看到她。她热衷于锻炼,显然毫无成效,感冒的话她都是要去打点滴的。

    我用时间,把生活割裂成一个个间隔

    然而黑桃有出类拔萃的身高,她有174公分,前提是她站得很直。

    想在没有你的那个段落里

    我一直都对有些佝偻的女孩子有偏见,她们通常缺乏自信,或者拥有硕大累赘的胸部。在我见到黑桃的第一眼,这种看法改变了。黑桃的不满不在自己身上,而在别人身上,她习惯低头只是不想看见过多在她看来庸俗的人。

    写下关于思念的言语

    我知道要想接近黑桃并非易事,看样子她根本不需要朋友。但你想想,以我天蝎座的敏锐,我是能轻而易举地找到黑桃的软肋的。她也不希望自己的远见卓识灼灼才华无人知晓不是?像她这样的女孩,需要一个喇叭来表扬她,让她站在镁光灯下做出不善言谈的模样。她对成功有源源不断的野心。

    可是抬眼望去,你的影像刻在了所有触目可及的墙壁

    这样说听起来黑桃是一个很有城府的人,其实不是。她只是目标明确,欲望单一,于是她把过多的精力放在了某一个人生航道上,努力争取成功机会。不像大多数人,摇摆不定最后碌碌无为,活着活着就开始觉得理想都是混蛋。

    时空不断的变幻里

    我和黑桃的偶然相识是为学校轮滑社团做海报。她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躲躲闪闪的。后来那天黑桃只画了几个黄色的五角星,那些五角星挺着肥硕的肚子散落在海报的左上角,看起来十分滑稽,但为了不伤害黑桃的自尊心,我说了一声“很好”戴上围巾和手套走出办公室的门。反正,没人在意轮滑社团的海报是否漂亮。

    我们一次次写下了别离

    一起来的社团领导告诉我说,其实黑桃的漫画画得相当不错。我不置可否,这一点我当然知道,但除了这些呢,毫无疑问那些人根本不了解黑桃,一群傻瓜。

    就如同你出现时空中遗落的暧昧气息

    那天以后我和黑桃就有了某种联系,以至于某个周末的深夜黑桃站在我的宿舍楼下大声叫我出去买酒喝。

    我厌倦了无处寻觅的逃离

    我们在大雪中走路去买二锅头。黑桃穿着被冻得硬邦邦的塑料凉拖鞋,腿上的暗红色阔腿裤在寒风中虎虎生风。我看不到黑桃的脸,似乎是雀跃和兴奋的表情,她蹦蹦跳跳地踩着别人的脚印,表现得很开心。

    所幸倒不如倒在你的怀里

    黑桃说她以前只喝过五粮液,喝了一口,辣了一晚上。但那晚在我的宿舍里,黑桃几乎把一瓶酒都喝光了,她逼着我说,你把那些花生全部吃掉。

    用你绕指的发丝

    她的海量也在那时被激发出来,我亲眼见证了她喝了一瓶酒仍然保持清醒。不同于一般人喝完酒狼藉一片,黑桃把我的宿舍收拾干净后钻进我的被窝说,你也随便找一个床铺睡觉吧。难得一个周末,也只有我和黑桃这样习惯了孤单的人呆在学校里。

    覆盖我泪流满面的疮痍

    在河大这个并不知名的学校里,我和黑桃就这样逍遥着。熟悉的人没人觉得我和黑桃是情侣,当然事实上也真的不是。有一种人,任何一个年纪相仿的异性和她在一起别人都不会怀疑他们是恋人,在外人看来,他们不是一个能量级,以感情来短兵相接,实在有作弊的嫌疑,即使他们整天在一起,也不是真的就那么亲近。黑桃是这样的女孩。

    我以为,断开的句子就是诗

    另外,有人怀疑黑桃是爱无能,也或者,她是一个拉拉。

    就如同,我以为,遇见你就是宿命般的旖旎

    我不需要对此做出判断,这些我无从知晓的东西,做出的判断往往荒谬之极。

    还好,窗外的一场春雨

    终于有人来看望黑桃。那天正在上课,黑桃悄无声息地从后门走出去,直到下课,我在教室后门看了一会儿站在人流中的黑桃和那个男人,退回去继续睡觉。

    吻进你干燥的皮肤里

    那之后一个月,我都没有再见过黑桃。我常常在梦中见到黑桃站在人流中的样子,她穿着黑色男式T恤,牛仔裤,粉色跑鞋。我百无聊赖,开始去图书馆借很多很多的书,阅读,做笔记,把所有的故事都化作梦境。“很多很多年以后……”,《百年孤独》那个经典的时光来回穿梭式的开头总让我看到纷飞的黄蝴蝶,还有桌子上会躺着一枚金子做的小鱼。

    再次水润的面庞上

    其实人生就是跳大神,只有幻觉才证明你的存在。

    闪烁出久违般的光泽与泪滴

    黑桃在回来的第一时间来找我。她背了一个黑色大包,和那个男人一起站在走廊里等我。她指着那个男人说,他说他是我男朋友。我知道黑桃的意思,于是冲他点点头,他一转身消失在走廊里,逆光中我甚至觉得他是走去了世界尽头。

    一寸寸浸入我干涸的心底

    那个男人,至今无从知晓,若不是我亲眼看到他,只怕我会真的以为他来自另一个世界。黑桃透露给我的唯一信息是,他18岁从香港移民到芬兰,长久也许一生都会住在拥有漫长的8个月冬季的芬兰城市拉普兰,据说那里是圣诞老人的故乡,他在那里做服装设计,图纸送往赫尔辛基,成品销往整个欧洲。

    花瓶中的鸢尾花

    你好奇黑桃怎么会认识那样一个男人吗?我不好奇,她的周围除了我,其他都是幻觉。

    再也没有盛开过

    后来,黑桃在某次约我跑步的时候,主动和我谈起关于人生理想这样的大课题。我以为她会说,她要成为NGO组织的一员,或者是街拍摄影师之类的时尚人物,但都没有。黑桃的理想很不靠谱,她说她要发明永动机,明知不可为,偏要为之。

    仿佛贮藏了梵高的心事之后

    我说首先永动机这个概念就是一个伪命题,你这是作茧自缚。

    就一直枯萎、羞涩

    如果我把永动机放在月球上呢?没有向心力,没有空气摩擦,它会一直运转下去,当然也不会折旧。

    所有关于时光的掌纹

    是的,我承认黑桃的想法暂时让我找不到纰漏,但我狠狠地把嘴巴里的矿泉水吐了出去。黑桃总是喜欢这么出人意料。在人生理想这个大课题上,你可以有成千上万种选择,如果不计成本不计后果,有人会乐意当狗仔队或者神婆,也有人想发明永动机直到把自己折磨得比永动机还要孤独。

    都被刻写在那个流浪歌手的琴弦上

    还记得麦克斯韦妖吗?黑桃说,这个看守物理学大门的小妖已经向我屈服,即使是非可实现理想,也会在脱离太阳系的宇宙中变得可能。

    每一个地方,每一段时光,每一次遇见,每一场徜徉

    而就可实现理想来说,黑桃说她想要和某个男人私奔,她相信私奔可以拯救她羸弱的身体。

    都在琴声中散漫、悠扬

    我想我是乐于做那个和黑桃私奔的男人的,但这对我来说貌似属于不计成本不计后果的非可实现理想。那个住在拉普兰的男人,他都没有成为黑桃私奔的后备军,于我,就更是天方夜谭。

    我走过千山万水

    我比他幸运的一点是,我是黑桃在河大唯一的朋友,我们形影不离。

    却始终到不了你脚下的地方

    生活里有许多牵涉到生存的问题,除了生活费,黑桃懂得拾级而上,为了那个像黑洞一样的理想,把自己的硬件设施精炼再精炼,先为某个人人羡慕的社会称谓努力奋斗。

    我写过无数的情诗

    大一下个学期,黑桃厚积薄发,挖到了人生第一桶金。她从练摊开始,半年后,开了袜子店。也许你会觉得袜子店稀松平常,但黑桃的袜子店与众不同,妙处就在于,黑桃总是在不知疲倦地更新着袜子的款式,没错,即使是一双仅到小腿的商务男袜也能拥有自己独特的审美和气质。

    却没有一封信笺能够邮寄到你的手掌

    看到喜欢的就买这是所有顾客的共识。她总有本事找到让你惊为天外来客的袜子,不买你就死定了,你会再也见不到它。这里的袜子,全部是限量版,以至于让人忍不住怀疑,每到午夜,黑桃都会变身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毕业的田螺姑娘,不但创意十足,而且勤快麻利儿,她一直到天亮都会坐在纺车前,织出热腾腾新崭崭的袜子。

    我想,你最好的归宿

    如果你没有钱买大手笔大制作的限量版名牌,黑桃的袜子也够一个女孩子心满意足好久。女孩子们乐于在各个细节凸显自己的与众不同,即使它是埋进靴子永不见天日的袜子,它使人相信你就是与众不同的。

    就是永远住在我梦里的月亮上

    每天下午一过5点,黑桃都会隔着发缝看着那些仿如酒足饭饱之后的食客一样离开的女孩,拍拍柜台和正在码钱的我,说,走吧,去跑步。

    忧伤、明亮

    黑桃不会为了钱到晚上10点才打烊,即使她现在的目标是赚钱。袜子可以有成千上万款限量版,黑桃的身体却是世上真正唯一的限量版,跑步意味着一切可能,她使黑桃相信,也许有一天,她可以矫健到去跑酷,穿着限量版的及膝袜。

    图片 2

    我曾经在帮黑桃看店的罅隙问过黑桃,你会愿意和我这样一辈子吗?黑桃毫不犹豫说了不,她的人生目标只是永动机,如果不能上月球,那么和一个能把她变得不再羸弱的男人私奔也是好的。

    (文中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

    本文由49彩票集团发布于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孤独的永动机住在月亮上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