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49彩票集团 > 八卦 > [乡土]道是梨花( 12 )

[乡土]道是梨花( 12 )

发布时间:2019-12-09 02:12编辑:八卦浏览(119)

    图片源自网络

    图片 1

      上一节              目录

      上一节          目录

    10 节  撞 见

    12  节    咖啡之约

    佳宁的心最近被一种莫名的情绪包裹着,像蒙了一层云雾,不复通透。那些时时冒出的念头会左右她的视听,就像心里住着几个小人,时不时争执着,撕扯着,累了,便坐下喘一会儿,有时还会握手言和。

    因为下午的事,佳宁没了胃口,决定晚上不吃饭了。

    她会在静夜里沉思,去试着抚平和捋顺它们,但它们却像蛰伏的小兽,在某个外力的触碰下,清醒和咆哮。

    曲梓萌提议去她那里喝咖啡,佳宁看看天色挺早,便欣然去了。

    她的心已然乱了。

    两人一路遛达,一路欣赏路边的风景,秋风温柔,秋意正浓,天空湛蓝,正是一年中最好的时光,北面的山葱茏中已渐渐泛出些黄晕,还有红晕。

    自今年以来,来自四面八方地声音都在说着一件事,嫁人,因为按照人们的常识,佳宁二十有四,工作两年,唯一缺的就是个如意郎君。

    长城安静地伏在山顶,像个休憩地猛兽,然而很多地方有了残缺,在湛蓝天幕的映衬下,有一些触目惊心的美。

    可嫁人真有那么重要吗?她不以为然甚至是抵触,她说响应党的政策晚婚晚育并非开玩笑,她的心没有属于过任何人,虽然谈过几场不成功的恋爱,但她不认为那是直通婚姻的通道,恋爱可以是因为某一时刻的心动,可以是因为某一时期的寂寞,也可以是因为其它什么理由,而婚姻必须是灵与肉的契合,她无数次审视过自己的恋爱史,无一不是被动的,幼稚的,缺乏灵魂的,甚至连痕迹都很浅,没有过刻骨铭心爱恋的婚姻,在她看来,更像是饮鸩止渴,既不温暖,也不人道。

    佳宁曾和班里的几个孩子去长城上玩过,还进入那些古老的垛口,里面有乱七八糟的垃圾,一部分是鸟兽所为,一部分是人为。

    她见识过父母的婚姻,母亲是个卑微到尘土里的弱者,父亲像高高在上的主人,母亲的一生,贯穿的都是服从和依靠,以至父亲去世后,母亲立即垮掉。他们之间难以说爱,更多的是盲从,甚至,父亲的背叛母亲都可以忍气吞声。

    佳宁被那伟大的建筑震撼,触摸粗糙的石块,仿佛触摸粗砺的历史,无限豪情充溢胸膛,佳宁豪气地在长城高声呼喊,迎风而歌。

    这不是爱情,绝不是,如果她的爱情迟迟不来,她宁愿等也不苟且。

    “真想再去一趟长城。"佳宁的话不禁冲口而出。

    她笃信自己的眼光,坚持一见钟情才会发酵出的美好结局,而不是日久生情。如果一开始就不喜欢的人,谈何相处?

    "我也想去,可我们学校同事都不让。"曲梓萌有些遗憾地说。

    前几天校长老婆张老师悄悄找到她了,旁敲侧击告诉她前次镇卫生院的王医生向她打听了佳宁,佳宁记得王医生,有一次她犯了急性胆囊炎,小琪帮她叫来王医生,王医生对她很热心,但她清醒地听到内心的声音,她不喜欢他。王医生是个高高瘦瘦的年青人,脸颊轻微内陷,正是佳宁不喜欢的类型。

    佳宁不解地看向她。

    说什么感情可以慢慢培养,气场完全不合好吗?

    “他们说不要去长城附近玩儿,尤其不能进入垛口里,长城是已经经历了千百年的老物儿,不干净,有东西。"

    她婉转地向张老师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张老师什么也没说,张老师是开明的人,和校长夫唱妇随。

    佳宁笑了,“亲爱的,这你也信,你不是一直号称唯物主义者吗?"

    和海东的见面,她的心稍稍起了一丝涟漪,海东的干净利落,温文尔雅给她留下一些好感,所以对于姐姐和妈妈的建议她没有反对,同意试着交往一下。

    “我以前肯定不信,但这两年信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因为年龄大了。"

    她留意到了海东热切的目光,这目光她不止一次在不同的眼睛里看到过,她感激这些目光带给她的认可,但又不想成为这种目光里的负担。

    “去去去,你还年龄大了,比我还小呢!"佳宁推了曲梓萌一把。

    她藏的心事,需有心人慢慢发掘,说了,她有耐心等候。

    镇小学在西头,和中学两端相望,一条贯穿镇子的公路将两所学校连在一起,像一根绳子上两个结。

    佳宁就是带了这些莫名的情绪又回到背山中学,继续那千篇一律的日子。

    如果说镇中学是孤零零的,那么小学则热闹得多,小学的东边一溜是镇政府,派出所,左边则是卫生院和邮局,全镇重要行政部门都聚于此,倒是方便里面的年轻员工之间洐生出各种故事。

    佳宁回宿舍时快七点了,她在下面和小琪学做纸灯笼,忽然感觉肚子不舒服,她的肠胃一直不好,便上楼去拿药。

    相比较,镇中学倒成了孤傲的姑娘。

    本来已到门口,正准备推门,却鬼使神差地停下,她似乎感觉到什么,所以慢下了脚步。

    小学是临街的一个大院子,有一个大铁栅栏门,门边的水泥柱上挂着白色的大牌子,上面是红色的大字:背山镇小学。

    后门玻璃被报纸糊了,但有个几毫米的缝隙,佳宁发誓,她真的不是故意的,然而却那么巧,这几毫米的缝隙只够看到一两米的的空间,偏偏就让她看见了。

    进入大门是一条宽阔的土路,路两边种了些低矮的龙瓜槐,倒是多了不少情趣,佳宁总说中学里连棵树都没有深觉遗憾,倒是从未来过的小学让她眼睛一亮,路两边都是操扬,立着几个篮球架,东墙边还有三个蓝色的乒乓球台。

    赵老师和一男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并排坐着,正肆无忌惮地亲热着,那男的狠狠地咬着她的嘴唇,一只手按到她脑后,男一只手已伸到她的上衣里,不停地探索着,她闭了眼睛,脸布满红晕。

    小学的教室是平房,前四排一溜的平房是教室和办公室,后面一溜平房是家属院,住了两对夫妻还有几个年轻老师,单开了个门,写了“学生止步"。

    佳宁脸涨得通红,赶紧后退了几步。

    曲梓萌携了佳宁进了最里面的一个屋子,那就是学校给她配的宿舍,这里住了她和另一个姑娘,赵研老师,是给她做伴的。

    她捂了嘴巴,匆匆下了楼。

    屋子不大,但很温馨,有一个外屋,放着不绣钢橱柜和电磁炉,可以做一些简单的饭,还有一个简单的洗手池,上面挂着可爱的梳妆镜。窗帘是粉篮色,绣了精致的花边。

    晚上的时候,小琪破天荒地被她爸叫走了。宿舍里只剩下佳宁和赵老师。

    里屋看起来更温馨,两张单人床分别靠墙,曲梓萌的床上用品一看就很高档,都是淡蓝色刺绣的,墙上挂了几张曲梓萌的大艺术照,很唯美,佳宁发现曲梓萌很喜欢蓝色,她的好多东西都是各种深深浅浅的蓝。她的床边摆了木质的衣柜和木质书架,高低错落着,书架上有一盆绿萝长得欣欣向荣,对面墙角是个深蓝色布艺沙发,盖了浅蓝色蕾丝沙发布,前边放着小木头茶几。

    本文由49彩票集团发布于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乡土]道是梨花( 12 )

    关键词:

上一篇:姑娘, 适可而止吧

下一篇:春去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