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49彩票集团 > 历史 > 明朝大礼议事件是什么 大礼议结果为何?

明朝大礼议事件是什么 大礼议结果为何?

发布时间:2019-10-05 10:13编辑:历史浏览(138)

    明世宗以地方藩王入主皇位后,统治阶级内部在皇统问题上的政治论争。“始而争考﹑争帝﹑争皇,继而争庙及路,终而争庙谒及乐舞。”斗争的焦点是如何确定世宗生父朱祐杬的尊号。

    中国古代封建君主专制社会,皇帝的权利至高无上,不容挑衅。不过虽然君权独一,但若是做错了事情,臣子也可以进行规劝。想要留下一个好名声的皇帝,难免就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制约。

    实质是世宗通过议礼之争,打击杨廷和等先朝阁臣和言官,确立和巩固自身的统治,推行新政。这一事件从嘉靖即位之初的1521年四月开始,至1524年以世宗一方胜利结束,不仅对嘉靖年间的政治生活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更对整个大明王朝的言官体系产生不可磨灭的影响。

    历史上有一位皇帝,想要追尊自己的父亲为皇考。大臣们不同意,于是就纷纷上奏劝谏,宁死不屈。

    明世宗朱厚熜是明宪宗之孙,明孝宗之侄,明武宗的堂弟,兴献王朱祐杬次子(长子为朱厚熙,生五日而夭,嘉靖四年追赠岳王,谥怀献)。明宪宗生十四子,三子为明孝宗,四子为兴献王。1494年,兴献王前往其封国安陆州就藩,1507年秋八月,朱厚熜生于兴献王邸。

    有人就说了,这追封父亲为皇考,怎么说也是一件孝事儿啊。中国古代将“孝”看的那么重要,怎么还会遭到反对呢?主要是这事儿比较特别。

    1519年,兴献王薨。以世子身份居丧并决策封国政务。1521年三月,尚未除服,明武宗特旨令其袭封。五天后,明武宗驾崩,那时,朱厚熜尚未正式受封。明武宗无嗣,而明孝宗也无其他皇子在世,皇太后张氏与大学士杨廷和(朱厚熜未至京师前,杨廷和总揽朝政三十七天)摄理国政,根据《皇明祖训》中所说的“兄终弟及”的原则,于三月十五日派定国公徐光祚、寿宁侯张鹤龄、驸马都尉崔元、大学士梁储、礼部尚书毛澄、太监谷大用等前往安陆迎接朱厚熜,到京师即皇帝位。三月二十六日徐光祚等抵达安陆。(谷大用先期至,朱厚熜不许其私谒。)1521年四月初一,拜别其父陵墓,次日辞别母妃启程。四月廿二,朱厚熜抵京师,止于郊外。当时朝廷官员就有关于以什么礼仪迎接兴献王世子朱厚熜的争论。礼部尚书毛澄根据杨廷和的授意,定议以皇太子即位的仪式。

    这位皇帝是明世宗朱厚熜,也就是咱们后来的嘉靖帝。追封皇考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追封自己的父亲为皇帝。

    武宗年间,大学士杨廷和曾帮武宗起草遗诏,这时却被朱厚熜利用,成为迫使杨廷和改变立场的利器。 因为遗诏的内容是以武宗的语气表示:“皇考孝康敬皇帝亲弟兴献王次子,聪明仁孝,德器夙成,伦序当立,已遵奉祖训兄终弟及之文,告于宗庙,请于慈寿皇太后,与内外文武群臣合谋同词,即日遣官迎取来京,嗣皇帝位。”

    封建皇位的传递,一直以来都是遵从“父死子继”的规矩。也就是说父亲死了,儿子继承父亲的皇位。朱厚熜不是明朝开国皇帝,那么为何他父亲不是皇帝呢?

    其中,“嗣皇帝位”四字最为关键。朱厚熜对其右长史袁宗皋说:“遗诏以我嗣皇帝位,非皇子也。”但杨廷和仍要求朱厚熜按照礼部的方案(由东华门入,居文华殿),择日登基。但未行,最后是由皇太后令群臣上笺劝进,朱厚熜在郊外受笺,当天中午,从大明门入,随即在奉天殿即位。诏书曰:“奉皇兄遗命入奉宗祧”。以第二年年为嘉靖元年(未采纳群臣拟定的“绍治”年号)。

    朱厚熜的父亲是兴献王朱祐杬,朱厚熜的皇位是从堂兄明武宗朱厚照那儿继承来的。朱厚照就是正德帝,正德帝去世之后,因为没有留下儿子,朱厚熜被张太后与内阁首辅杨廷和扶立上位。

    四月廿七,朱厚熜下令群臣议定武宗的谥号及生父的主祀及封号。以内阁首辅杨廷和为首的朝中大臣援引汉朝定陶王和宋朝濮王先例,认为世宗既然是由小宗入继大宗,就应该尊奉正统,要以明孝宗为皇考,兴献王改称“皇叔考兴献大王”,母妃蒋氏为“皇叔母兴国大妃”,祭祀时对其亲生父母自称“侄皇帝”。另以益王次子崇仁王朱厚炫为兴献王之嗣,主奉兴王之祀。五月初七,礼部尚书毛澄和文武群臣60余人将此议上奏皇帝,并声称朝臣中“有异议者即奸邪,当斩”。

    朱厚熜上位之后,想要追封自己的父亲兴献王为皇考。但是以内阁首辅杨廷和为首的武宗旧臣,却认为朱厚熜既然是继承正德帝的帝位,那么就应该认正德帝的父亲明孝宗为父亲。

    对世宗而言,这绝对是不可接受的,双方产生僵持。年方十五岁的朱厚熜试图优抚杨廷和,并向毛澄厚赠黄金,欲使其改变主意,但两人都不为所动,几次下诏尊加其父徽号也被杨廷和等大臣封还。但毛澄亦修改意见,认为将来朱厚熜有子时,可以第二子取代朱厚炫成为兴王,继承其父亲的王统。

    历史上如定陶恭王刘康和宋朝濮安懿王赵允让这种小宗入继大宗的先例,都是尊奉正统。所以朱厚熜想要追封自己的生父为皇考,自然就受到了杨廷和等人的阻止。

    1521年七月初三,新科进士张璁上疏支持世宗,认为朱厚熜即位是继承皇统,而非继承皇嗣,即所谓“继统不继嗣”,皇统不一定非得父子相继,而且汉定陶王、宋濮王都是预先立为太子,养在宫中,实际上已经是过继给汉成帝和宋仁宗,“其为人后之义甚明”。张璁建议朱厚熜仍以生父为考,在北京别立兴献王庙。朱厚熜见此奏章后大喜,称“我父子得以保全了”。但张璁人单势孤,难以动众,世宗唯有先行妥协。但在奉迎生母蒋妃入京的礼仪上,朱厚熜坚持行以迎皇太后之礼,遭到杨廷和反对后痛哭流涕,表示愿意辞位,奉母返回安陆,杨廷和无奈之下只得让步。当年十月,朱厚熜以皇太后礼迎母亲入宫。

    你说皇帝认自己的父亲有什么问题,这怎么也算是家事吧!所谓皇家无小事,更何况朱厚熜认谁为自己宗法上的父亲,关系到的是太庙祭祀的问题。

    当时,湖广总督席书曾草拟奏疏,附和张璁、霍韬的意见,称兴献帝宜定号皇考兴献帝.吏部员外郎方献夫上疏,提出“继统不继嗣”之论。但两封奏疏没能上呈。

    对于朱厚熜自己而言,当然也不愿意抛去自己的生父生母,而另外认明孝宗为父亲。所以因为这个问题,从正德十六年朱厚熜继位开始,就形成了新帝与旧臣之间激烈的政治斗争。

    三年之后,朱厚熜的地位已稳固,试图为父母封号加“皇”字。那时已被贬至南京刑部主事的张璁与同僚桂萼等揣测帝意,便纷纷上书重提旧事。两人得以宣诏入京,委为翰林学士,专负责礼仪事项,而其他反对者都被下狱、贬官夺俸。以张璁和桂萼为中心,在朝廷中形成了支持、奉迎皇帝的“议礼派”,将议礼当作起家的政治资本,因此在酝酿了一段时间后,又重新挑起了议礼之争。

    这场新旧势力的交锋,一直持续了三年半,以朱厚熜的胜利而告终。其生父兴献王追封为明睿宗,太庙祭祀列明武宗之上,王陵规模也升级成后来的明显陵。

    本文由49彩票集团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明朝大礼议事件是什么 大礼议结果为何?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