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49彩票集团 > 历史 > 嘉靖大礼议事件始末 再论嘉靖大礼议

嘉靖大礼议事件始末 再论嘉靖大礼议

发布时间:2019-10-05 10:13编辑:历史浏览(95)

    伯父?父亲?叔叔?

    2011年2月,笔者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与既有研究不同的观点。笔者以大量一手史料为基础,指出武宗猝崩后,威名素著的张太后奉武宗遗命干预朝政。在空位期间,她选立世宗、收捕江彬、革除弊政,成功地避免了由空位危机导致的政治动乱。笔者在颠覆了既有观点的立论基础(按:即杨廷和在空位危机中总揽朝政)之后,指出“世宗与张太后的矛盾才是解读议礼之争的关键所在”,“议礼之争的核心问题是象征正统的身份符号——皇考、圣母的归属问题”。2012年9月,田澍重申旧论:“世宗在张璁等人的坚定支持下,顺利地摧毁了杨廷和集团”,“奠定了嘉隆万改革的良好基础”;2012年12月,解扬在其撰写的明史研究综述中对笔者的研究只字不提,似乎以此表明他不同意笔者的观点。鉴于学术界对大礼议的认识仍然存在分歧,笔者选择以张延龄案为线索再次讨论嘉靖大礼议。

    即位后的第三天,嘉靖皇帝立即向大臣提出希望能迎接自己的母亲来北京母子团聚。明代以孝为所有品德之首,大臣们自然没什么反对的,只能派人前去迎接,不过当时已经尽量去忽略一个问题,就是这位皇帝的母亲,至今还顶着个王妃的称号,这究竟算哪门子事呢?这个问题,嘉靖还来不及想,大臣们自然也没人愿意提。嘉靖本人此刻最大的心愿是能看到母亲,为此他甚至亲自去送迎接母亲的使臣,对他们处处提醒,一片孝心,由此可见。

    其主角为张太后胞弟的张延龄案与大礼议关联紧密,因此在世宗与议礼新贵张孚敬(按:即张璁,为与所引史料保持一致,本文一律使用张孚敬)眼中此案“所关至大至重”。本文以此案为切入点,以记录世宗与张孚敬等人的相关话语、行动的文本《谕对录》、详述此案经过并记录涉案人员供词的《刘东山招由》等史料为中心,剖析世宗、张孚敬等议礼新贵以及刘东山等涉案人员对大礼议的认知。

    两天后的一次君臣见面会,标志着大礼议事件的开始。这次会议的主要议题是讨论正德皇帝的谥号,最后决定为承天达道英肃睿哲昭德显功弘文思孝毅皇帝,庙号武宗。这一点没什么争议,大家很快就结束,之后嘉靖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希望礼部能给自己的亲生父亲,兴献王朱祐杬确定主祀和封号。

    一、骄横的外戚:张延龄案之缘起

    皇帝要给自己的亲生父亲加封号,这完全是合理要求,当时的礼部尚书是毛澄,他接到这样的命令后却觉得非常的棘手。皇帝的父亲加封号,那一般都是追封为什么什么皇帝,很少见过老子是什么什么王而儿子是皇帝的,即便是农民出身的皇帝朱元璋,虽然其父亲朱五四同志一辈子都不知道皇帝是什么玩意儿,但是从其以上四代那都是明朝人拜了三百年的先祖皇帝,如假包换。但是明朝的宗祀是孝宗一脉传至武宗,如果追封至兴献王,那孝宗武宗这一脉算什么呢?也许这个问题我们现代人觉得非常的无趣,根本不足以成为一个问题,但是在那个时代,大宗小宗,宗脉延续的观念非常强,礼仪上的稍微变化就可以改变很多事情的说法,中国古代有跟多东西最后争的不过一个“名”字,因为名不正则言不顺。

    自西汉吕后临朝称制以来,女主干政现象屡见不鲜,随之而来的外戚擅权事例亦史不绝书。明太祖朱元璋吸取前代教训,命工部铸造刻有戒谕之辞的红牌悬挂宫中。严厉申明,即使贵为皇后亦只能处理宫闱之事,宫外事务丝毫不得干预。此后朱元璋又将相关训诫写入《祖训》,进一步强化对后宫干政的限制。客观地说,除了在武宗暴卒后张太后曾短期干政外,朱元璋亲手制定的《祖训》基本得到了贯彻。与此相应,明代外戚在政治、军事方面的发展亦遭到了遏制。王世贞言:“夫以张寿宁兄弟(按:即张太后之弟张鹤龄、张延龄)之宠,方安平后父之重,李武清外祖之尊皆不得预。”然而,明代外戚毕竟仍是具有特权身份的群体,他们有可能凭借皇帝的恩宠获得巨额资产,并利用攫取的财富结交当朝权贵,从而成为在社会生活中呼风唤雨的显赫人物。张太后之弟张鹤龄、张延龄就是这样的典型。

    毛澄去请教杨廷和,杨廷和还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好像自己是诸葛亮,什么都在掌握中,对付一个那样的十五岁小孩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他猛做功课,从古史选了两篇文给毛澄看,毛澄一看,终于拨云见日,醍醐灌顶,大喜过望,两人一商量,决定就按照这些例子办。

    弘治年间,张鹤龄、张延龄的权势源自孝宗对其姊张氏的恩宠。《名山藏》云:“孝宗即位,立为后,至爱矣。宫中同起居、无别宠,如民间伉俪然。”所谓爱屋及乌,孝宗对张家兄弟的恩宠亦非同寻常,时人有“明兴外戚之宠无过张氏”之论。二张恃宠而骄,不但通过奏讨庄田、残盐买补、开设私店等手段攫取暴利,而且横行无忌,强夺民产,甚至派奴仆至吏部殴打朝廷命官。不止如此,其“族子舍人,下上运河,阻扰贸易,拷掠无辜,谤怨载途”。科道官多次上疏弹劾二张,孝宗命司礼监予以制止,并写下亲笔手谕:“朕只有这门亲,再不必来说”。对敢于直言极谏的李梦阳,一向温和的孝宗竟将其投入诏狱。罗玘上疏营救李梦阳,曰:“鹤龄在肺腑,陛下固将玉成之。若梦阳万一处死或自裁,乃滋为鹤龄累。”孝宗这才将李梦阳从轻发落 。

    这两篇文写的分别是汉代定陶王和宋代濮王的故事。汉成帝一直都没有儿子,于是他在宗亲中选择了共王的儿子定陶王立为皇太子,并将其作为自己的儿子养在身边一直到其继位成为汉哀帝。为了延续共王的子嗣,又从楚孝王那里选择了一个孙子以继作共王的子嗣来接替共王的位置。宋代的例子和这个基本差不多,宋仁宗也没有儿子,于是从濮王那里找了个孩子养在宫中改名变成自己的孩子以备继承皇位,这个孩子后来成为了宋英宗。

    武宗即位后,张氏的身份由皇后变成了皇太后。她的影响力依然强大,在铲除刘瑾的政治事件中发挥了决定性作用。与此相应,武宗登极之初即分别赐予张鹤龄、张延龄太傅、太保的荣衔。此后,又不顾户部尚书韩文“此辈名为买补残盐,实侵夺正课”的进谏,批准张鹤龄等人买补。因此,武宗对二张的恩宠虽远逊于孝宗,但二张“富贵益盈,骄恣、怙终不悛。奢侈、僭拟无度” 。

    这些典故其实在杨廷和之前武宗皇帝没有驾崩的时候就有人想到过,那就是那位著名的在正德年间造反的宁王朱宸濠,事实上造反并不是宁王当初想的最佳方案,当时年近30的正德皇帝无子,于是宁王就试图推荐自己的儿子或者孙子给正德充作子嗣以继承皇位。但是首先正德最不喜欢人家说他这辈子只能找养子而不会有儿子(事实上他也才不到三十岁),所以根本不会赞同这样的建议。其次,即便找一个继承人也会在燕王系“厚载翊常由”的“载”字辈里选一个,宁王这一脉距离帝宗实在太远了。最关键是一个很搞笑的问题,朱宸濠是水旁朱元璋第五代后裔,与宪宗朱见深是一辈的,武宗朱厚照是火旁朱元璋第七代了。名义上这位宁王是当时皇帝的叔祖父,那么他的儿子呢?自然是比武宗还要高一辈的叔父,即便是他找个孙子也和武宗同辈,怎么来充作皇子呢?当皇太弟?武宗的堂弟以如今的嘉靖皇帝为首那里齐刷刷的有一群,用的着你这个不是“厚”字辈的么?

    出人意料的是,一个小人物不但使二张在正德十年险遭灭顶之灾,而且埋下了二张最终覆灭的祸根。这个人叫做曹祖,本是一个江湖术士。其子曹鼎是二张的家仆,曹祖亦透过这一层关系获得了张延龄的赏识。其后,曹氏父子关系恶化,张延龄借故将曹祖驱逐。曹祖愤恨不已,迁怒于张鹤龄兄弟,击登闻鼓谎称二张“阴图不轨”。在中国传统社会中,“阴图不轨”与蓄意谋反同义,乃“十恶不赦”之罪。因此,武宗闻言暴怒,命令刑部尚书张子麟等进行会审,并派遣司礼监、东厂予以监督。恰在此时,曹祖突然服毒身亡,武宗更加疑心“谋反”属实,严令追查到底。张太后见事态紧急,多次居间调停,二张亦献上大批珍宝寻求转机。由于查无实证,此案最终不了了之 。

    无论这个事情的成功可能性是多么小,但是我们姑且假设他成功了,那么杨廷和今日找出的这两个例子实在太有说服性了,但是,老成谋国阅历极深的杨首辅却根本没有意识到如今这位新皇帝的身份和他所举的事例差异是如何之大。首先,嘉靖继承的是他的堂兄的皇位,而不是他的伯父孝宗的皇位,这和定陶王与濮王有本质的区别。其次,当年的定陶王和濮王是分别被汉成帝与宋英宗生前就养在宫中指定为继子从而成为皇太子并最终继承皇位的,而如今我们这位嘉靖皇帝一辈子连孝宗什么样都没见过,而那位在地下的孝宗皇帝更是压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个叫朱厚熜的侄子(或者按照某些大臣的说法应该叫“儿子”)存在。这种继父继子的关系从来没有事实存在过。杨廷和也许是出于自信,在最关键的时刻却搬了块石头狠狠的砸了自己的脚,可悲的是旁边身为礼部尚书的毛澄跟着瞎起劲却一点没看出来,全身心的投入于对这位首辅大人的崇拜中。也许是当局者迷,一群帝国的最高决策者居然没有一个小小的观政进士看的透。

    在武宗暴卒后的空位期及嘉靖初年,张太后的个人权势达到顶峰,但随着议礼之争的展开,她逐渐失去了往日的荣光。二张也经历了同样的转折。世宗即位之初,以张鹤龄亲赴安陆迎驾有功,封其为昌国公、太师,张延龄亦获得了太傅的荣衔。此时,二张依然横行无忌。张鹤龄在迎世宗赴京即位的途中公然“鞭驭者至死”。张延龄更是胆大妄为。嘉靖二年,张延龄强夺宛平县居民孙铭的土地,孙铭赴县衙申诉,县令不敢受理。张延龄闻讯后公然派人在县衙前将孙铭捉到张府,“锁拘马房内者五日”,“又将铭责打二十”,这才放过受害人。给事中张原据实弹劾,而世宗此时正忙于尊崇本生父母,不愿节外生枝,故置之不问。嘉靖三年,世宗诏告天下改孝宗为“皇伯考”、张太后为“皇伯母”,张氏家族的威势从此一落千丈。嘉靖八年,世宗下令裁革外戚,二张亦在被裁之列。那些长期被张家欺压的人以及曾为张家卖命的豪奴、无赖,突然发现了复仇或敲诈的机会,孔飞力描述的那种社会权力开始在空中飘浮了 。

    本文由49彩票集团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嘉靖大礼议事件始末 再论嘉靖大礼议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