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49彩票集团 > 历史 > 第一章 王,三分天下自他终

第一章 王,三分天下自他终

发布时间:2019-10-06 21:48编辑:历史浏览(162)

    众所周知,三国分裂时代的结束,国家的重新统一,始于公元280 年的西晋灭东吴,完成这个大业的主要人物,就是西晋名将王。 说到三国的晚期,读过小说《三国演义》的人,都会想起这样的评语:“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在许多受《三国演义》影响的人心里,三国晚期是一个英雄乏善 可陈的时代,《三国演义》里的英雄,过了八十回之后,不是死得差不多了,就是垂垂老矣,这一时期的风云人物,貌似是“一代不如一代”。事实上,三国晚期绝 不是许多后人想象的那样,而且,真实的局面恰恰相反。 三国晚期与早期,其真实情况,与三国小说里的演义是恰恰相反的。客观上说,从东 汉末年到三国的中前期,是中国历史上一段惨痛的破坏期,常年的分裂与内战,导致国民经济遭到了剧烈的破坏。国家人口锐减,经济凋敝,城市萧条,无论是北方 的东汉乃至魏国政权,还是东部的东吴政权,以及西南的蜀汉政权,都在这场暴乱中受害深重。仅就后人津津乐道的战争来论:东汉末年到三国的中前期,这期间多 次战争的话题很热门,但不争的事实是,三国后期的战争,无论规模、范围以及国家对战争的动员能力,都已经远远超越了三国前期。无论是曹魏灭蜀国,还是最后 的西晋灭吴国,其战争的曲折程度和规模,都远胜于赤壁之战等现代人津津乐道的战役。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三足鼎立的局势,让当时中国的三个政权都获得 了休养生息的时间,中国的人口、经济,在这一时期得以迅速恢复发展。这样的一个时期,自然也是属于英雄的舞台。在真实的历史上,三国晚期不是人才凋零的时 期,这时期的杰出人物,特别是军事家们,其能力毫不逊色三国中前期的“英雄”们。最后完成国家统一大业的,也是他们之中最优秀的人物,其中之一,正是西晋 名将王。 一 在三国晚期,门阀大族已然迅速崛起,并日益把持国家政权,王,自然是一个家世很牛的人。 王,字士治,河南灵宝人,他的家族在当时非常著名,史载“世代显贵”。按《晋书》里的说法,他们家世代都担任北方年薪两千石的高官,典型的世袭权贵子 弟。一般这种家族出来的,大多都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然而王却例外。他从小机敏好学,年轻时候就博览群书,外加他相貌英俊,很早就是当时的知名人物。 在那个重视“风度”和“出身”的时代里,才貌双全外加身世显赫的王,大展宏图貌似不成问题。但早期的王,却相当地不上进,对做官根本没兴趣,生活中 最大的爱好,就是和一群狐朋狗友们四处游玩。20岁以前,政府曾经几次征召他做官,都被他婉言谢绝,而且他的行为也很另类,在当时人的许多笔记里,都记录 过他放荡不羁的行为方式,比如曾经衣冠不整地招摇过市,或者是白天在大街上弹琴。甚至有一次,他因为和别人一点私怨,居然光天化日下和对方打群架,十足一 个形骸放浪的“富二代”。说起这位“二世祖”,当地的乡民们大多鄙视,史载“为乡老所弃也”。 但过了20岁,王却“浪子回头”了, 史料上对于他20岁前后的记录,可以说是大相径庭,不管是当时人的笔记,还是正史,说到他20岁之前的事情,大多是“为害乡里”“无意仕途”“嬉戏为 乐”,可一过20岁,就成了“胸怀大志”“交游豪杰”“力图有功于国”。很能表现他那时候“胸怀大志”的事情是,有一次他家盖房子,王特意在门口留出了 几十步宽的大路,这在当时看来很没必要,王却说“要是有一天我带兵出发,这条路就能派上用场了”,这真是狂得没边。当时凡是听到这句话的人,无不挖苦他 两句,王却理直气壮地回答:“陈胜都说过,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年纪轻轻,就把自己当“鸿鹄”了。 后来他的人生证明,他这不是狂,而是真有这个本事。 王的官场起点,发端于他为官河东。当时他的职务是“河东从事”,也就是当地负责司法工作的检察官。在这个职务上,王干得很认真,认真到谁的面子都不 给,凡是有违法行为的,都会被他大胆纠察,甚至和他家有关系的官员也不例外,而且越是和他熟,他办案越严厉,是当地有名的铁面无私的人物。他这个人眼光也 很刁毒,能抓住各种贪污腐败行为的蛛丝马迹,只要他巡查一个地方,当地官员就别想有任何事情瞒着他。这样六亲不认且嗅觉灵敏的人,在当地官员眼中,简直是 条人见人怕的“疯狗”。 在河东当地,各路官员对这条“疯狗”都格外怕,发展到后来,王走到哪里,当地都会有一些官员连辞职报告都不 打,立刻卷包袱逃之夭夭。有一次王从河东的最南边,巡查到河东的最北边,一路路过的各个县城,先后有5个县令闻风而逃,堪称当时第一“官场杀手”。这样 当然得罪人,有一次,王在外巡查的时候,被人“雇凶”追砍,谁料王更猛,当场抄家伙和歹徒肉搏,1个人砍翻了5个歹徒,剩下的1个歹徒,被王从郊外 追杀进县城,直接砍得血肉模糊才算完。日久天长,他成了河东郡没人敢惹的人物。 没人敢惹的王,自然也没人敢用,由于得罪人太多,好 多年王都没有得到提拔。敢用他的人总算还是来了,先碰上了一个敢嫁给他的。当时河东刺史徐,女儿逐渐成人,到了嫁人的年龄,徐本人很讲“自由恋 爱”,特意把河东的青年才俊都请来了,以宴会为名招待众人,暗中让女儿躲在屏风后面自己挑选,素来被称为“疯狗”的王也在其中。结果徐姑娘一眼就看上了 王,铁了心非他不嫁。赴了一次宴,竟然抱回来一个老婆,这运气着实好得很。运气更好的是,当时名将羊祜,前来看望老友徐,身为徐女婿的王也参加 了,这一次见面,羊祜就对王青眼有加。到了羊祜受命镇守四川的时候,王被羊祜点名要了过去,成了他的参军司马。其军事生涯的起点,也就从此开始。 跟随羊祜后,王开始屡建功勋。他最初在羊祜军中担任的“参军”一职,主要负责整顿军队纪律。在这个职务上,王依然铁面无私,甚至连跟随羊祜征战多年 的名将们也不姑息。这等于是不给羊祜“面子”,但没面子的羊祜,反而很高兴,对王大力提拔,先做了从事中郎,后来又当上了巴郡太守。当时的巴郡,就是现 在的四川重庆,与东吴的领地接壤,是西晋重要的战略要地。能执掌如此重要的地方,自然是因为羊祜对王的赏识。不过,王上任后才知道,这赏识是有条件 的:巴郡,是当时西晋边镇中最麻烦的地方。

    众所周知,三国分裂时代的结束,国家的重新统一,始于公元280 年的西晋灭东吴,完成这个大业的主要人物,就是西晋名将王濬。 说到三国的晚期,读过小说《三国演义》的人,都会想起这样的评语: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在许多受《三国演义》影响的人心里,三国晚期是一个英雄乏善 可陈的时代,《三国演义》里的英雄,过了八十回之后,不是死得差不多了,就是垂垂老矣,这一时期的风云人物,貌似是一代不如一代。事实上,三国晚期绝 不是许多后人想象的那样,而且,真实的局面恰恰相反。 三国晚期与早期,其真实情况,与三国小说里的演义是恰恰相反的。客观上说,从东 汉末年到三国的中前期,是中国历史上一段惨痛的破坏期,常年的分裂与内战,导致国民经济遭到了剧烈的破坏。国家人口锐减,经济凋敝,城市萧条,无论是北方 的东汉乃至魏国政权,还是东部的东吴政权,以及西南的蜀汉政权,都在这场暴乱中受害深重。仅就后人津津乐道的战争来论:东汉末年到三国的中前期,这期间多 次战争的话题很热门,但不争的事实是,三国后期的战争,无论规模、范围以及国家对战争的动员能力,都已经远远超越了三国前期。无论是曹魏灭蜀国,还是最后 的西晋灭吴国,其战争的曲折程度和规模,都远胜于赤壁之战等现代人津津乐道的战役。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三足鼎立的局势,让当时中国的三个政权都获得 了休养生息的时间,中国的人口、经济,在这一时期得以迅速恢复发展。这样的一个时期,自然也是属于英雄的舞台。在真实的历史上,三国晚期不是人才凋零的时 期,这时期的杰出人物,特别是军事家们,其能力毫不逊色三国中前期的英雄们。最后完成国家统一大业的,也是他们之中最优秀的人物,其中之一,正是西晋 名将王濬。 一 在三国晚期,门阀大族已然迅速崛起,并日益把持国家政权,王濬,自然是一个家世很牛的人。 王濬,字士治,河南灵宝人,他的家族在当时非常著名,史载世代显贵。按《晋书》里的说法,他们家世代都担任北方年薪两千石的高官,典型的世袭权贵子 弟。一般这种家族出来的,大多都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然而王濬却例外。他从小机敏好学,年轻时候就博览群书,外加他相貌英俊,很早就是当时的知名人物。 在那个重视风度和出身的时代里,才貌双全外加身世显赫的王濬,大展宏图貌似不成问题。但早期的王濬,却相当地不上进,对做官根本没兴趣,生活中 最大的爱好,就是和一群狐朋狗友们四处游玩。20岁以前,政府曾经几次征召他做官,都被他婉言谢绝,而且他的行为也很另类,在当时人的许多笔记里,都记录 过他放荡不羁的行为方式,比如曾经衣冠不整地招摇过市,或者是白天在大街上弹琴。甚至有一次,他因为和别人一点私怨,居然光天化日下和对方打群架,十足一 个形骸放浪的富二代。说起这位二世祖,当地的乡民们大多鄙视,史载为乡老所弃也。 但过了20岁,王濬却浪子回头了, 史料上对于他20岁前后的记录,可以说是大相径庭,不管是当时人的笔记,还是正史,说到他20岁之前的事情,大多是为害乡里无意仕途嬉戏为 乐,可一过20岁,就成了胸怀大志交游豪杰力图有功于国。很能表现他那时候胸怀大志的事情是,有一次他家盖房子,王濬特意在门口留出了 几十步宽的大路,这在当时看来很没必要,王濬却说要是有一天我带兵出发,这条路就能派上用场了,这真是狂得没边。当时凡是听到这句话的人,无不挖苦他 两句,王濬却理直气壮地回答:陈胜都说过,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年纪轻轻,就把自己当鸿鹄了。 后来他的人生证明,他这不是狂,而是真有这个本事。 王濬的官场起点,发端于他为官河东。当时他的职务是河东从事,也就是当地负责司法工作的检察官。在这个职务上,王濬干得很认真,认真到谁的面子都不 给,凡是有违法行为的,都会被他大胆纠察,甚至和他家有关系的官员也不例外,而且越是和他熟,他办案越严厉,是当地有名的铁面无私的人物。他这个人眼光也 很刁毒,能抓住各种贪污腐败行为的蛛丝马迹,只要他巡查一个地方,当地官员就别想有任何事情瞒着他。这样六亲不认且嗅觉灵敏的人,在当地官员眼中,简直是 条人见人怕的疯狗。 在河东当地,各路官员对这条疯狗都格外怕,发展到后来,王濬走到哪里,当地都会有一些官员连辞职报告都不 打,立刻卷包袱逃之夭夭。有一次王濬从河东的最南边,巡查到河东的最北边,一路路过的各个县城,先后有5个县令闻风而逃,堪称当时第一官场杀手。这样 当然得罪人,有一次,王濬在外巡查的时候,被人雇凶追砍,谁料王濬更猛,当场抄家伙和歹徒肉搏,1个人砍翻了5个歹徒,剩下的1个歹徒,被王濬从郊外 追杀进县城,直接砍得血肉模糊才算完。日久天长,他成了河东郡没人敢惹的人物。 没人敢惹的王濬,自然也没人敢用,由于得罪人太多,好 多年王濬都没有得到提拔。敢用他的人总算还是来了,先碰上了一个敢嫁给他的。当时河东刺史徐楙,女儿逐渐成人,到了嫁人的年龄,徐楙本人很讲自由恋 爱,特意把河东的青年才俊都请来了,以宴会为名招待众人,暗中让女儿躲在屏风后面自己挑选,素来被称为疯狗的王濬也在其中。结果徐姑娘一眼就看上了 王濬,铁了心非他不嫁。赴了一次宴,竟然抱回来一个老婆,这运气着实好得很。运气更好的是,当时名将羊祜,前来看望老友徐楙,身为徐楙女婿的王濬也参加 了,这一次见面,羊祜就对王濬青眼有加。到了羊祜受命镇守四川的时候,王濬被羊祜点名要了过去,成了他的参军司马。其军事生涯的起点,也就从此开始。 跟随羊祜后,王濬开始屡建功勋。他最初在羊祜军中担任的参军一职,主要负责整顿军队纪律。在这个职务上,王濬依然铁面无私,甚至连跟随羊祜征战多年 的名将们也不姑息。这等于是不给羊祜面子,但没面子的羊祜,反而很高兴,对王濬大力提拔,先做了从事中郎,后来又当上了巴郡太守。当时的巴郡,就是现 在的四川重庆,与东吴的领地接壤,是西晋重要的战略要地。能执掌如此重要的地方,自然是因为羊祜对王濬的赏识。不过,王濬上任后才知道,这赏识是有条件 的:巴郡,是当时西晋边镇中最麻烦的地方。

    本文由49彩票集团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一章 王,三分天下自他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