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49彩票集团 > 历史 > 宋真宗赵恒临终懊悔不该听信王钦若祈天

宋真宗赵恒临终懊悔不该听信王钦若祈天

发布时间:2019-10-07 23:01编辑:历史浏览(179)

    乾兴元年正月,的第三个皇帝宋真宗赵恒,强撑着病体,挣扎着在东华门看灯。这一折腾,那本已十分严重的疾病就越发加重了。他回 到了景灵宫的万寿殿,那些为他祈祷的道尼、僧徒仍旧在日夜不停地诵经吟典,这只能使他烦躁。这万寿殿还是在前年,天禧四年他病重时修建 的。那一年他命皇太子监国,刚过“知天命”之年就卸社稷之大任给十岁的儿子赵祯,实际是委国任于刘皇后,他实在是于心不忍。一病不起,药物无灵,奈何?他 想到自己的一生,东奔西走地沉缅于封祀,结果泰山也好,后土也好,都未能保佑他长命百岁,实在是懊悔不已。早知如此,何必闹得天下纷纷攘攘,内库空虚,财 政人不敷出呢?唉!做了二十六年的皇帝,怎么竟如此糊涂? “这都怨那个王钦若!”他把这些怪罪到宠臣身上,“只知迎合我,令朕如此糊涂!” 王钦若所以能成为宠臣,与“澶洲之盟”有关。景德元年,契丹大举人侵,二十万大军疾风暴雨般向北宋王朝扑来,直接威胁着都城开封。这 时,内部君臣惊慌失措,王钦若是江南人,密言赵恒迁都金陵。宰相却力主抗战,请求赵恒御驾亲征。这年十二月,赵恒很勉强地接受了寇准的意见,率兵 北上澶州,中途又有人劝他归。寇准正色道:“今敌已迫近,四方危心,陛下只可进尺,不可退寸。”这才迫使赵恒继续北进,结果前方将士倍受鼓舞,大挫了契丹 军的锐气。相反,契丹军却因为深入宋境! 给养困难,数战受挫,士气低落。这时宋军本应乘胜追击,而赵恒反而接受了契丹求和的请求,赵恒愿以“重金买和议”。打了胜仗,反而赔款。答应每年给契丹银三十万两,绢三十万匹,才取得了个“罢战议和”的协议,这便是“澶渊之盟”。 “澶渊之盟”用主战派的鲜血换来的却是主和派的胜利。王钦若被召回京城,给予资政殿学士的宠遇。他进谗言,说寇准主张皇上亲征是拿圣上的生命孤注一掷, 买自己“忠臣爱国”之美名,宋真宗“好了伤疤忘了痛”,当初“北方未服,非寇准者不宜用”,只得擢寇准为相;现在“买得和平”了,便责寇准是“过求虚誉, 无大臣礼”,被罢相,远远地出知陕州。王钦若跃居诸臣之首,便迎合赵恒厌兵而又好功的心理,提出了“封禅泰山”的建议。据说此举可以“不动干戈而建威四 海”,自秦皇汉武以来,仅有少数帝王才成就此“大功业”,非达天下大治,升平盛世而不可为:“古来即有圣人以神道设教之说,天瑞虽非人力所为,但是只要皇 上深信而崇奉,以明示天下,则与天降祥瑞无异。” 赵恒清楚:封禅泰山是搅动天下的大事,这对于他的命运来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他不能“人造祥瑞”,但他是“天子”,可以祈求“天降祥瑞”。 于是各地求献“祥瑞”者纷至沓来。 景德五年正月初三,皇城司来报,在宫城左承天门南角,发现像书卷一样的黄帛两丈多,上面隐约有宇。他立即说这便是他去年梦见的“天书”,于是群臣朝贺,他焚香礼拜,隆重地取回藏之金匮。 未出两月,兖州知州率千余父老诣阙请求皇帝“封禅”泰山,据称也是天降祥符。 不久,又有“天书”降于宫中功德阁。 必须“封禅”泰山了,不然无以报天地。 于是有了十月份赴泰山举行封禅大典的盛举:任命宰臣王旦为封禅大礼使,王钦若等为礼仪制置使,在泰山建封祀台,令诸州贡献助祀品。初四从京城出发,历时 十七天方到泰山脚下。仪仗,兵卒,遍布山野,两步二人,数步二旗,从山下一直排到山顶。他自己也头戴通天冠,身穿绛纱袍,乘金辂,备法驾,在众臣簇拥下登 上岱顶,用最隆重的仪式完成封禅事,然后大赦天下。 次年又有西祀汾阴后土神的壮举,其隆重程度决不亚于东祀岱庙。从正月折腾到四月,弄得天下纷纷攘攘,可把他这个真宗皇帝忙活坏了。 倾天下财力图这种热闹,宋真宗心里明白,这不过是精心设计的骗局。天下也有人看穿了他的这种骗局。记得当“天书”之说蒙蔽群臣时,龙图阁待制孙燕就上表 表示反对。那奏章上说:“以臣所闻,天不会说话,岂能有书?”可赵恒偏要说:“去年十一月,我曾梦见神人,说今年正月当降《大中祥符》三篇,想必正是天书 下降了。”皇帝说得“有鼻子有眼”,时令凿凿,谁敢不信? 然则,这只能自欺欺人。 在病榻上,赵恒回首这十几年的 往事,实在记不清他说过多少次神灵启示的梦了。祭祀泰山前,他说:“我又梦见神人,说来月当赐书泰山。”封祀汾阴后,他说:“八天前,我曾梦见神人传达玉 皇之余,让赵氏始祖赵玄朗降授天书,并要见我。昨夜,圣祖赵玄朗果然降临于延恩殿,命我善抚苍生,勿怠前志,说罢乘云而去。” 他为什么要自欺欺人呢?腐儒似乎很难理解,他记得那个孙曾以连年水旱接踵,京畿道路粮价飞涨为由,上书反对他封祀: “汾阴后土,事不见经。比年以来,水旱相继,土木之功,累年不息,水旱涔,饥馑居多。今陛下始毕东封,更议西幸,劳民事神,务图虚名,甚为不可。” 对此议论,他认为是极其迂腐的,不以为然地说:“殊不知正因为如此,才必须大举封祀,这才能证明天子是不辜负皇天上帝之意,为民请命。如果没有这个虚 名,何以令天下人视帝王为天子?朕正是要借山岳之巨,来压服天下之心。人心永固,江山才千秋万代。腐儒焉能明白此中的奥妙?” 所以他很欣赏能崇奉祥瑞、沉湎封祀的大臣。首创祥瑞封祀之说的王钦若竭精殚虑,为他鞍前马后地奔波不停,他便赏王钦若做了丞相,兼枢密使。尽管其人相貌猥琐,项有疣瘤,被时人讥为“瘿相”,却仍恩宠有加。 现在死到临头了,赵恒却怪罪起这个宠臣王钦若来了:“都是你,怂恿着朕沉湎于封祀。原来只是想愚弄他人的,结果却愚弄了自己。僧尼、道众日夜祈祷,于我 寿命又有何干?我仍沉溺病榻,奄奄一息。唉!苍天本来无言更无书,自然也无灵验可言。祥符之类,不过是佞人所为。此刻方悟得,种种妄说不足以骗人,只能骗 己而已。” 他想下令撤去这些僧尼,但却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只能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享年五十五岁。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49彩票集团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宋真宗赵恒临终懊悔不该听信王钦若祈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