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49彩票集团 > 文学 > 小说★风波 ——军警文学

小说★风波 ——军警文学

发布时间:2019-10-07 10:40编辑:文学浏览(86)

    山里,近八十岁的余秋菊没有做过惊天地、泣鬼神的事,仅仅是初懂人事,便从山外走进大山,嫁给不相识的陈大富。没有反抗,甚至内心里都没有丝毫的怨恨,和陈大富安稳的过起了春耕秋获的日子。庆幸的是,一如她的能干,接连为陈大富生下了5个小男人。余秋菊是从骨髓里都想要一个女娃的,都说女儿是妈妈冬天里的小棉袄呀,咋个就能不想要呢。不过,有了5个男娃后,陈大富死活都不再跟她一起睡,他要分床谁。开始,余秋菊不大乐意,她还是央求过一次的,那天的情景大抵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了:她怯生生的对刚从地里回来的男人说还想要一个女娃,陈大富没等她说完,就狠狠的把锄头扔到地上,就差那么一点点就砸到女人脚上,却丝毫不心疼,紧接着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辱骂:
      
      “你懂个屁,生个陪钱货出来,拿什么养,一张嘴就能吃,老子一锄头一锄头的刨地把她养大了,说走就走,老子干嘛帮别人养老婆。要丫头,自己去外面找个愿和你生的人生去,告诉你,老子不干。”说完,就摸把脸独自躺到床上去了。那天晚上,陈大富饭都没有吃。只有五个不懂世事的孩子一口一口扒拉着饭,余秋菊的碗里盛满的都是泪水,她一口也吃不下。只是一个劲的用袖口在双眼间擦来擦去。从此,再也不敢提了。这家人,开始了只有一个女人的日子……
      
      陈大富在外面,起早摸黑的打拼着,家里,余秋菊一个人担着,曾经,她以为可以挑起。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陈大富的抱怨不绝于耳,越来越沉重的担子压的他直不起腰,无边的黑夜让他已经不知道要如何解脱,用什么支持自己咬着牙挺过去,路漫漫,对余秋菊无边的指责就是他唯一发泄的办法。
      
      孩子大了,看着和小男娃同龄的孩子相继走进那个叫学校的陈大富和余秋菊却一辈子都没进过的房子里,陈大富知道,那是让屋里另外五个男人改变命运的地方。他开始更卖力的干活,也开始了更加变本加厉的对余秋菊辱骂,骂她家里的油盐总是用的太快,骂她米缸里的米总是见底的很快,骂她为什么他碗里的红薯丝比米饭少,骂她,骂她……但从来不让另外五个男人听到。他知道,他已经不是那五个男人的对手了。余秋菊,从来也不反抗,依旧这么做着,她用中国女性的博大的胸襟宽容着这个男人。她知道他不知道,家里七个人过的日子有多艰难;她知道他不知道,她的碗里永远都是满满的一大碗红薯丝;她知道他不知道,全家人的米有一半都在他碗里;她知道她不知道,娃娃大了,他们的饭量有多大;她知道他不知道,他就是她的天啊,一生的指望,一世的依靠……
      
      余秋菊不变的无怨无悔的做着繁重的家务,猪圈里的猪又多养了两头。早上,她是全家起的最早的,她要在男人下地前把饭给他弄好了,做农活是费力的差事,还有娃娃上学也要带饭的,路太远,娃娃跑一趟太辛苦了。早早的,她还要拿着一个大篮子去割些猪草回来,人都吃不饱,是没什么拿给猪吃的,那些个猪养这么大,全是靠她一个人这么一点一点挖出来的。没办法,娃娃都被陈大富送进了村头那间学堂,指望不上他们能帮她做些什么,不过她还是想过让娃娃们帮帮她的。
      
      那回,余秋菊给了孩子们一把镰刀,叫他们放学回来的路上顺便割点猪草回来,她就有时间到对面那座山里的家里去一趟,已经很久不曾回过娘家了,尽管家中双亲早已不在,但是还有一个不懂得疼爱她的傻呼呼的大哥。余秋菊早早的就出门了,要赶在晚上回来给家里的男人做晚饭。很晚,余秋菊已经回家多时,晚饭也都弄好了,在灶上热着,太阳也已经下山了,娃娃们却都还没有回来。她倚在门口,急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这时,陈大富扛着锄头回来了,远远的看着他,他低着头,看着这片泥巴土地,鞋子沾满了泥土。终于到了家门口,陈大富看见余秋菊在门口站着,眼泪汪汪的看着他,没来由的心里就这么紧了一下,闷声闷气的问道:
      
      “站在这里干什么?”
      
      “蛋子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余秋菊的声音里夹杂着哭腔。
      
      “什么?”男人把锄头扔到地上,眼睛瞪得像铜玲一样大。
      
      “我叫他们放学帮我割点猪草回来,今天我回了那边一趟。”余秋菊喃喃地说着。
      
      陈大富听了气得牙齿打颤:
      
      “我的儿子不是帮你挖猪草的,余秋菊我告诉你,要是孩子出了什么事,你也别活了。”说完,推了她一把,转身消失在夜色之中。
      
      余秋菊也匆匆的跟了上去,他们翻过一个个山头,都没有发现孩子的身影,终于,余秋菊快要绝望了。她看见陈大富的眼里布满了血丝,胡子在风中颤抖着。半夜了,还是没有看见孩子们,余秋菊“咚”的一声坐在了山头,捶打着自己的脑袋。陈大富看了看她,把她狠劲的一把拖了起来:
      
      “回去看看。”
    49彩票集团,  
      两人就这么垂头丧气的,蹒跚的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余秋菊看到家中的灯光闪着,她明明记得是关了灯出来的,她疾步小跑了起来。终于,她在家中看到了五个孩子,脏脏的衣服和堆在房间里的猪草,很多。娃娃们看见妈妈回来了,都笑嘻嘻的等着母亲的表扬,今天,他们可是爬了很多山头,割了很多猪草回来的,母亲太辛苦了。余秋菊一把揽过孩子,失声哭了起来。陈大富进来了,余秋菊松开了孩子们,他看了看几个孩子,然后对着离他最近的孩子的后脑勺给了一下:
      
      “吃饭了没有?”随后,自顾着坐到饭桌上等着余秋菊把饭端出来,娃娃们也自觉的坐在父亲的身边,不再出声。
      
      “以后,放了学早点回来,看把你妈急的。”陈大富趁余秋菊去拿饭的空挡对孩子们说着,孩子们也都低声的答应着。一切又都归与平静。
      
      晚上,孩子们都上床睡了,陈大富上床前对正在缝补衣服的余秋菊说:“以后不要让娃娃们去挖猪草,费时,时间是娃娃读书用的。”余秋菊依旧什么都没说。
      
      从此,余秋菊再也不敢叫孩子帮忙了,不管多忙,她都像从来不知道什么是苦,仿佛自己是机器,永不停休的转着,转出大把大把的钱来。娃们读书是要许多钱的。她听村里的人说了,村里的娃书读多了,心都野了,没用还费钱。但她什么也不说,她听他的,她知道他有他的打算,错不了,他爱自己的娃,不会害他们的。两口子一起没日没夜地干着,他们相信总有天亮的一天的。
      
      似乎命运并没有看见他们的努力,忽视了他们的苦难,又一次戏弄了这对平凡的夫妻,家里最小的男娃莫名的不能说话,莫名的成了一个残疾人。当时,陈大富带着这个小男娃去了很远的县城一趟,回来的时候,陈大富告诉余秋菊:“大夫说,这病发现的及时是能治的。”
      
      接着,陈大富又说:“要一万多块钱。”
      
      这么一大笔的医疗费,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是没有人支付得起的,治病那得背多大一笔债呀,那是个天文数字。余秋菊顿时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陈大富什么也不说,照样的下地干活,日出而做,日落而息,余秋菊也不说,只是陈大富出门,娃们上学了,一个人摸着小男娃的头,偷偷的抹泪,暗自低喃道:“娃,你前世造了啥孽,咋就投到我肚子里来了么?”几天后,陈大富最终决定什么都不做,他要用一条命换另外的四条,余秋菊没有哭,她的泪已经流干了,似乎快要忘记了眼泪的味道,她知道,他做的决定他心里一定比谁都痛。只是默默的开始在那个再也开不了口的家里最小的男人碗里多加上一些白米饭,曾经那是那个骂她的男人特有的专利。但现在她要给这个可怜的娃多一些的爱。只是这个叫蛋子的男孩依旧什么都不懂的高兴地看着自己碗里的白米饭。
      
      ……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家里的孩子一个一个离开了,翻出大山,走进了陈大富和余秋菊从没去过的,山里人所向往的大城市,吃上了让人羡慕的商品粮。这个家,剩下的只有陈大富和余秋菊还有那个不再开口的蛋子,照顾他一生,因为这是他们亏欠孩子的,尽管蛋子早已什么也说不出来。
      
      不管其他四个男人过的有多好,多么想把他们接出大山,陈大富却从不想成为负担,陈大富总以为那些曾经为孩子们做过的是应该的。娃们长大了,出息了是孩子们自己的造化,他们自己都成家了,有孩子,有女人,两个老家伙,加上个废娃,没见过世面,帮不了他们,别进城给娃们添乱就好了。
      
      ……
      
      陈大富终于撑不住了,倒了下来,山外的四个男人,回来得勤了,他们要说服这个倔强的老头,让他和他们一起去山外的大医院看病,娃们说一定能治好的,还要带上余秋菊和那个不能说话的小弟,不过,蛋子的病是医不好了的,陈大富也知道,他早就问过了,医生说拖得时间太久了。他原本还希望能弥补点什么,现在看来,都不可能了。所以,就是不松口,不想拖累娃儿,娃的钱来的也不容易,陈大富就想在这大山里呆着,哪也不去。和蛋子一起等直到死神来接他,他到要看看接他的是牛头马面还是天堂派来的天使儿。余秋菊依旧什么也不说,她一辈子已经习惯了什么都听他的,她只是驼着背,依旧忙前忙后的,那背上压的仿佛是一坐大山,无尽地透支着的浓浓的爱压垮了她,照顾他一生,还有那个不说话的娃儿,直到生命枯竭。听他的,再也不离开这座大山,他们离不开这片挥洒了一生汗水的土地,离不开这间付出了一世的屋子啊。另外四个男人的心刀割一般地痛着,眼望着这对老人,什么也说不出口,只能把这份爱继续蔓延开来,他们要告诉下一代,这是人世间多么伟大而淳朴的东西……
      
      陈大富躺在床上的日子,再也不曾骂过余秋菊,什么也不说,家里仿佛有两个开不了口的人儿,直到有一天: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容易,知道家里油米用的快,知道,知道家里的男人多,知道苦了你呐……”
      
      余秋菊的眼泪就这么刷的一下流了出来,幸福的泪花,甜的。原来这个什么都不说,脾气暴躁的老头什么都知道,其实,她也知道,他骂她是因为他一个人挺得实在是苦啊!
      
      ……
      
      这就是这片土地上发生的故事,余秋菊用一生守望着她的男人们,陈大富用一生守望了他的难言的爱,他们共同用一生守望这了片土地.
      
      ……

    胡弟拖着疲惫的身体刚一回家,就听母亲说:“弟儿啊,我怕不行了,头晕得很!”胡弟一听心里就有些急,匆匆的下楼去请医生来检查。
      
      不久,医生与胡弟就回到屋子里,医生首先拿出血压计量了一下,吃惊的说:“血压很高,240/160。”
      
      胡弟大吃一惊:平时家里不是专门买了几种不同的降血压的药品吗?怎么她老是忘记了吃?真急死人的老娘耶!怎么老了以后连自己和生活都不能料理了!唉,这人呀,总就是这么脆弱!
      
      还好胡弟母亲在胡弟的每天笑声中或是大声的取笑中度过,还暂时不至于患上老年痴呆症。
      
      至于胡弟母亲的病,医生也知道的:她一是有糖尿病及并发症,还有一个就是高血压。特别是高血压,这是一般老年人都具有的毛病。所以当务之急是治病降压,医生把此时的想法告诉了胡弟,胡弟也同意医生的做法。
      
      这一天晚上很漫长。胡弟一个人守在母亲身旁,看着母亲那呆呆的表情,不禁悲从心涌,思绪也就飞回那遥远的过去。
      
      那时的胡弟才只有四岁,在家里只有母亲一个人是社里的劳动力。父亲是一个国营企业的干部,一年也没有见过几次回家。在胡弟脑中:那严厉的目光,唠叨不休的语言,以及重重的巴掌,这些也不乏让他品尝。所以他庆幸自己的父亲不在家,(当然只有不在家的时候就可以随心所欲),因为母亲每天上班后就是忙家务,哪里有时间来照顾孩子的。在农村的家庭里都是这样————大的带着小的,胡弟家也没有例外!先是胡天带着胡弟的姐姐胡君,胡君然后带胡弟,再由胡弟带胡仁的了。当然这个胡仁就是大家的活儿,福气自然比胡天,胡君,胡弟好。不过在胡弟家里,一般都大一个就走一个的,所以这样的事情就是特殊的了!就在胡仁大了的时候中国开始实行改革与开放。但此时的母亲也没有闲着,因为一来为自己的儿子们考虑成家立业的事情,绞尽脑汁。二来当时虽然是开放的年代,但对香火继承的问题还是相当重视的,这就不免会增加更大的负担。到后来就和大家一样,儿女们都有自己的工作,带自己的孩子,这个光荣的任务只好就落在母亲的身上。
      
      二十一世纪到来,胡弟母亲本可以松口气的,但好象天意弄人。胡仁又去超生了一个孩子,眼看可以退休的母亲依然继续战斗在一线。直到最近两年,由于自己的病情不断的恶化,没有办法才强忍着放弃带孙子的念头,这大约也是她心中的憾事!不过,只有胡弟最清楚不过了:因为这个小孙子天天都会来找她奶奶,胡弟就亲眼见母亲把五元钱的纸钞塞给孩子,只是胡弟不好把这层纸破而已。有时候也真让胡弟有点气的,这个孙子在胡弟这里也仗着奶奶的娇宠耍横,胡弟可不吃这一套的,他会严厉的教训一番。此时的母亲也不会说什么的,她也深深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虽然有点说话不好听,但心里是最善良的,做事也有自己的道理!当然胡弟也很清楚:母亲这样也是有苦衷的,有时候胡弟会大声的吼母亲,也会说些牢骚话:“你总是这么宠爱你的孙子,怎么住院后大家都不想让你去她们的家呀!……”此时的母亲一怔,两眼就有些潮湿。这个胡弟看在眼里,心里就不免后悔起来:我是不是真的太自私了?还是以后别惹母亲伤心了!作为自己的家人能忍就忍了吧!
      
      此时已经夜深人静了,胡弟也在不停的打磕睡。母亲人不能说话,但眼睛还能转动,示意胡弟去休息。最后胡弟实在有些不能支持,一下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胡君和胡仁开着车子来了。看母亲实在不行,经过大家的合计,只好送到大医院里住院治疗。至于钱嘛,因为胡弟要上班,所以胡弟就先给了二千元的医疗费,其它的事情就只好劳烦胡君与胡仁了。
      
      第二天就是星期六,按政策规定:周末大家都会休息的,所以胡弟一大早就起床做饭,赶上第一趟车直奔医院。
      
      一到医院就只看见胡仁坐在母亲身边,胡弟首先问了一声:“妈,怎么样了?好些了吧?”然后递上她所喜爱吃的水果。又是一阵聊天,胡仁看见胡弟来了,就告诉胡弟说:“哥,你先守着母亲输液,我去姐姐家里洗过澡就来!”说完就起身走了。
      
      此时的医院也开始静了下来,此时的胡弟这才想起:此事应该通知一下胡天,毕竟也是大哥呀!有事就得吹大坡嘛。立即和胡天取得了联系。只听胡天说:“老弟呀,辛苦你了!我这里也不空的,你的嫂子也在医院里照顾她的母亲,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如果妈不行了的话,我也只好请假回家一趟了。你是知道的:现在的企业会扣双倍的工资,如果没有大问题我就不回来,这里先给你寄上两千元钱,给妈治病!”
      
      胡弟一听,知道大哥的意思。再说人已经住上医院了,也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人能说话了,这已经是天大的幸福了。那就算了吧,何必劳师动众呢。立即回答胡天说:“哥呀,你就不回来吧,此事我们办就行了。我等会给妈说一句就行了,保重身体哟,现在岁月不饶人哈,我也知道你也没有断过药,安心工作吧,拜拜!”
      
      胡天也说:“你也是保重,大家都是同病相怜的,我就不啰嗦了,保重身体,拜拜!”
      
      医院也较安静的,屋外走廊里只听到叫卖午餐的声音。胡弟此时才知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了,怎么胡仁去了这么久也没有来呀?算了别去胡乱的猜想了,别人已经守候一天的时间了,也够辛苦的,胡弟此时的心里想道。
      
      过了好一段时间,胡弟听到屋外护士说:“三十床的欠五百元费用,请去补交钱哟!”
      
      胡弟也没有在意,自己坐在那里思考:昨天才到的,怎么今天就欠费呢?况且我什么也没有看见,这里面是不是有鬼哟?我也常听人说医院里的护士偷药,再说现在的医保是让医院肥了,医生们都知道会报帐,所以不管你病人实际,只要能开上就开上,这也是屡见不鲜的事情!况且母亲住院是大家掏钱的,这样不行,还得等老弟来了问明白再说!
      
      一点左右,胡君与胡仁一块来了,给胡弟母亲送饭来了。胡弟就问胡仁道:“昨天到今天就欠费五百多元了,把清单给我看看?”
      
      这个……胡仁满脸委屈的样子说:“什么也没有,我就只看着母亲输液.”
      
      胡弟有些不满,找到总台说:“医生啊,你们说三十床欠费,我要知道究竟用了些什么?按理说该给我们一张清单呀?”
      
      总台的医生说:“啊,此事我忘了,等会儿给你补上!”
      
      直到午后三点钟才把清单给送来。胡弟一看:好多的帐目哟!大略的看了一下,也说不出有什么,只是在感觉上有些不对!胡弟问胡仁说:“上面这些都是做了检查和享受了的吗?”胡仁也不说,好了阵子了才说:“我不知道。”
      
      胡弟再把这些药单拿来,仔细数了一下,一共有五张清单上百项的收费,合计为二千五百一拾一圆四角。内容也挺细的。胡弟也理不出头绪,一问胡仁什么也不知道,很是生气,训斥了胡仁一顿:“几十岁的人了,难道全部吃的是草!叫你来守候就是只守候,根本不管开什么药,用了什么,简直比猪还笨!”胡仁也不说话,胡君也在旁边不说话。
      
      胡弟很是着急,而胡君和胡仁一点也不着急,也不说话。胡弟在房子里来回的走了好几次,最后决定找当中大笔的费用问个明白。胡弟就选择了当中的检查糖尿病的一项(每次是捌圆,一共是二十九和一次)。胡弟拿着药单走向总台,医生告诉说:“来的时候查血糖用的试纸,给你开的一盒(一瓶)二十五张,用不完可以退的!”
      
      胡弟指着那个“一和二十九”说:“怎么解释?”
      
      医生说:“这一张是你来的时候检查血糖用的,因为那时候还没有开药!”临走的时候,胡弟留下一句话:“你把这一日清单上的东西给我搞清楚,我还会找你的!”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胡弟还得赶回家去,怕没有车子,临走的时候告诉胡君和胡仁说:“你去七楼找一个叫七妹的医生,我们是同学,问一下这清单有哪些问题,然后去给医生通融一下,不要乱开药。”
      
      胡君与胡仁一口答应:“不认识。”
      
      胡弟也不介意他们想的是什么,只管接着说:“你们就说是我的名字好了,时间紧,拜拜!”
      
      还未到一个周的时间,胡弟接到胡君的电话:“母亲想出院,你周末的时候早点来办出院!”说完就放下了电话。胡弟也没有思考就答应。
      
      周末的时候,还不到上午八点钟,胡弟就已经来到医院。胡弟母亲的病床前的胡仁不见了,只有大嫂在母亲的身边。胡弟也很惊奇,连忙招呼道:“大嫂,你好哇!什么时候到的?”大嫂说:“弟弟,你来得正好。这医院里乱来,没有的也收上钱了,而且还说欠了一百多元钱呢!气死我了!”
      
      胡弟安慰嫂子道:“没有事的,我去找医生!”
      
      此时的主任医生正好来查房,胡弟迎了上去说:“医生,我上次就说了,你们要把一日清单给我们弄好。现在又来了,上面没有检查的也开上了,没有输的液也开上!你们给我解释一下?”医生不慌不忙的说:“我们医生是不会乱开药的,至于检查的事情,医生是问了病人才开的!”
      
      胡弟嫂子在旁一听,火冒三丈的说:“谁个医生问了?找出来大家对质呀!”恰巧此时这开药的医生也来了,马上一对质,结果是没有的事情。这医生也不示弱,立即与胡弟嫂子吵了起来。主任医生也不管这些,只管查他的房,此时的护士长才来招呼,另外也有许多的病人和家属也来围观,好不热闹!护士长一看事情不妙,急忙对胡弟说:“师傅啊,慢慢的说嘛,有事好商量的!”胡弟还是不理这些,继续着他的道理。这时的护士长说:“师傅,我是这里的护士长,我会把事情给解决好的。”胡弟此时才没有再说什么,接着就是和护士长一起到了总台。护士长打开电脑,调出电脑上的一日清单,告诉胡弟说:“你看这里没有问题的,至于你说的没有检查项目,我们会如数的退还给你的!”
      
      胡弟打断护士长的话说:“不是这些,你先给我看第一天的帐目,我早就对你们说过把清单的事情给我解决好,现在反而弄成这样,有些变本加厉,简直没有王法!”并用手指着上次不满意的答复!护士长也作解释说:“这二十九是第一天来用,一盒二十五张,另外那四张就是没有开药的时候用的。”
      
      胡弟大声说:“那下一张呢?在上周末你们的人又如何对我说的,现在还在这样解释!请问头一天下午一点才到,到开处方为止有多少小时?你们需要检查五次血糖吗?我也问过你们并没有检查这么多的!”
      
      护士长也不示弱,立即翻出第一天的帐单说:“你看这是谁在这上面签的字?胡仁难道不是你吗?”
      
      胡弟更加火起:“今天你不给我说清楚是吧?那好,我找人来看你怎么解释!”说着胡弟就开始从口袋里掏出电话。护士长一看不对,连忙说:“师傅,这样吧?你们今天输液和其它的费用不收了,去把帐结了。另外你没有享受到的全部打好,如数退还!”
      
      胡弟这才降下火气说:“早就该如此的!”
      
      此时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医院里只有胡弟与大嫂两人,而胡君与胡仁却不见踪影!胡弟给他们打电话告诉说:“我们很忙,等你们办好了后用车来接你们!”
      
      胡弟没有说什么,大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了,直到十二点半才办好出院证明。胡弟一看病历上赫然写着介绍:“吴婉青,女,七十五岁。家住:……烂钢厂……”胡弟直跺脚说:“猪些哟,难怪别人会给你乱来,谁叫你的住址是单位的呀!虚荣心作崇!”
      
      出得院来,胡弟母亲就暂时安顿在胡君家里,因为几姊妹当数她是富有。还有就是母亲也是大家的,过去也对她不薄,所以也就勉强答应了下来。
      
      中午吃完饭,大嫂代表胡天,胡君,胡弟,大家在一起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因为胡仁不在,经过核算:这次一共花去了六千元,然后胡弟退回七百捌拾元,实际支出五千二百二拾元。同时胡君还有二千元没有交,胡仁也不无法核实。所以大家就把余下的钱就归胡君保管,给母亲买药开支。于是大家各奔东西。
      
      不到一个周,胡君就给胡弟打电话说:“母亲想回家,我明天就送她回家…….”胡弟怎么说呢?既然是母亲的决定,自己就不必说什么了。“人争一口气,佛烧一柱香”,谁叫她是“女生外相”呢!
      
      第二天下午,母亲真的回家了。此时胡弟也刚下班,胡弟也很高兴,毕竟自己的母亲能平安归来!此时胡君说:“妈回来了,以后你一定要监督她吃营养品,这里已经买了二千多元的药,可能够吃一个月了。就这样,我走了。”
      
      胡弟说:“别忙,就这样啊?你还没有算帐啊?”
      
      胡君说:“事情不是明摆着的吗?有什么帐可算呀!你和大哥一人两千,母亲有两千,一共六千元。这一次妈检查和药费就花了二千多一点,多余的部分就不计较了。另外的胡仁由于没有钱,没有交!你也知道的!下次我的一千买药!”
      
      胡弟说:“发票呢?”
      
      胡君说:“我扔了,你一定把妈照看好!拜拜!”话还没有说完,人就已经下了楼梯——走了!
      
      胡弟满肚子的委屈,有时候真想把母亲扔在外面,反正妈也没有人供养!自己也不容易,还要供孩子上大学呢!
      
      吃饭过后。把母亲护理之后,胡弟也上床睡觉了。可怎么也不能入睡:想起来走走,外面也是漆黑的一片!   

    本文由49彩票集团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小说★风波 ——军警文学

    关键词:

上一篇:【峥嵘】新魔幻天方:绿珠记(上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