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49彩票集团 > 政治 > 璎珞记之七

璎珞记之七

发布时间:2019-12-28 02:33编辑:政治浏览(86)

    图片 1

    图片 2

    今日妹妹打电话向我抱屈,她刚生一个女儿,婆婆不帮她做家务,却跑到她嫂嫂家干活。气得她胸口堵得慌,妹夫又愚孝,死活不许对婆婆说个"不"字,她对我讲,日子没法过了。我就教她一个诀,生气时高声喊到:"管人是苦海,怨人是地狱!我怨人不是傻瓜是什么!"每天喊它个百儿八十遍,气就销了。她试验了十来天,奇迹出现,啥事都不算个屁事啦,也不屑跟外人斗气了,又恢復了乐呵呵的生活了。

    上午去西郊看望一位老居士,老居士见我突然造访,非常激动,她双手握着我的手,把我请到屋里,拿出点心和水果招待我。我和她近两年没见面了,她多次托人转告我,很想见我一面。也不晓得整日忙些啥子,一直没得时间。我向老居士深表歉意,她很动情地对我说:"师父啊,你一个人生活多不方便,要是遇到难处,也不知有没人出手帮你一把,天气转冷了,就替你耽心呀!"其实老年人讲修行只谈家常,一下子拉近了信仰与生活的距离。

    午后,我的两位弟子耀珉和耀珏来看我。他们二人从中央美院毕业,在郑州开公司,生意不死不活的,他们不想在内地干了,想到外地发展,向我咨询看看北上广深和海口哪个地方有前途。我对他们说:"无论到哪里创业,脑子里有有轻重缓急,你们夫妻首要之急是买房,生娃,只要有房,就能安下心工作;待到有了孩子,也就会在这个城市安居下来了。你们只所以对郑州没信心,是因为你们一没房二没娃儿,如同无根的浮萍一般,遇到困难自然就打退堂鼓了。”

    这老居士前些年家中遭了血光之灾,他的儿子在道上混,得罪了公安局长,她儿子和一帮兄弟被当作黑社会枪毙掉了,这些年进京告状搞得倾家荡产。她的老伴精神失常,闭门不出,整日以酒浇愁。她对我讲,她老头子如何酗酒,怎么也劝不到他心里去。他老伴把酒瓶藏起来,背地里偷着喝,每饮必醉,她也懒得管他了,随他去啦。我就劝她想开些,别为这事老两口子呕气,实在没必要。自己风烛残年了,家里遭到这个变故,对这个五浊恶世不须留恋了,一心向佛,只有佛才能救你!老居士深以为然。

    他们听了我的话,很受启发,就要我为他们选一个适宜创业的城市,我分析道:'"郑州是内地城市,经济落后,思想保守,后劲乏力,又无支柱产业,不适合年轻人创业;北京,政治味太浓,水深水混,套路深不见底,里面啥玩艺都有,也不适合生存;上海,几乎是江浙人的天下,内地人很难混进圈子里,也不行;至于海口,就是一个破岛边地,政治,经济,文化,金融,企业都辐射不到,逛逛玩玩度个假还可以,至于创业,门都没有;比较来比较去还是深圳靠谱,又离毗邻香港,得风气之先,事业做大做小倒是其次,活得轻松自由就值得去闯荡!”

    随后我又单独和他老伴谈心聊天,变着法子进入他的内心世界,一步步引导他吐露心声,让他讲话,我来倾听。精诚所致,老先生长叹一声,终于打开了话匣子,从一开始对我反感变成对我有好感了。他一口气讲到晌午,开饭了还意犹未尽,在饭桌上还喋喋不休呢,把我引为知己了。我很有成就感吃起饭来特别香,老先生也舒眉畅怀,吃得也不少,把他老伴高兴得不得了。

    受我指点,二人眉头舒展,对未来有了信心。

    图片 3

    晚上,苏韬居士来我寓所,二人一边品茶一边聊天,谈禅修,谈禅门公案,又讲如何报父母恩,谈得很畅快。

    饭食讫,我起身告辞,老两口一直把我送到公交站牌,我上了车,才挥手告别。下了公交,路过一家书店,书店搞促销,书价打6折,我一阵狂喜,冲进书店选了十来本书,把老居士供养我的二百块钱全花完了。雄赳赳,气昂昂,兴冲冲,美滋滋回到寓所,推开门,我如同饿了半个月的荒原狼扑在面包上,一目十行二十行乃至七百行地扫描一番,真叫过瘾啊!

    本文由49彩票集团发布于政治,转载请注明出处:璎珞记之七

    关键词: